联系人:范小姐(经理)
电 话:0571-86136312
手 机:13625716337
传 真:0571-86206532
E-mail:910432651@qq.com
网址:http://www.renheplastic.cn
http://www.
公司地址:重庆市拱墅区康桥镇康中路10号

工厂地址:浙江省常山县新都工业园区

中石油寄生虫浮出水面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 2013-9-4 6:18:25

          国资委主任、中石油前任掌门人蒋洁敏“落马”后,可以预见的是,中石油体系之内或之外将有更多人会牵连其中。谁会成为下一个被调查的对象?

漫天流言的世界里,一定程度上,资本市场的变化相对更可信。敏感的市场人士很快发现,就在此案发酵过程中,除了中石油系的股票暴跌外,一家名为惠生工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惠生工程)的港股上市公司也于9月2日重挫16.46%,并且发出紧急停牌公告。

当日夜间,惠生工程再次公告,宣布其控股股东华邦嵩“正在协助中国有关机关进行其调查工作”。虽未谈及具体被调查原因,但公告明确澄清,称自己在与中石油的合约中录得的“收益甚微”。

然而,该公司在上市之前公布的招股说明书,却证明了相反的结论:中石油是它最大的“金主”;并且,同时也是它最大的分包费用流出对象。中石油原本可直接承包给自己子公司的项目,却经过惠生工程的一层转包。

控股股东华邦嵩,究竟是如何让这家公司与中国最大的央企中石油产生如此紧密联系?好奇之下,媒体和公众却发现,正在协助中国政府的调查的他,称得上是一个“神秘人士”,公开资料能够觅得他的信息,非常之少。

不管他多么神秘,多位能源行业人士对腾讯财经表示,可以确认的一点是:他与中石油关系非同一般,与中石油掌门人关系非同一般。“这个行业里,靠关系拿项目实在太正常。”

“金主”中石油

对于石化行业来说,惠生工程早已不是陌生的面孔。这家成立于1997年底的民营石化承包商,以项目改造起家,也涉及过化工工序中分离系统工程以及建设解决方案等,之后转向了为投资额较大的石化、炼油及煤化工业务提供EPC(设计,采购和施工管理)解决方案。

惠生工程与中石油如影相随。其在去年年底上市前发布的招股说明书中,为了吸引投资者,表现公司实力,列出了EPC服务在中国11个主要项目,其中有5个来自中石油。包括中石油的大庆石化项目、兰州乙烯项目以及中石油独山子综合炼油及石化基地、中石油大连炼油项目、中石油四川石化炼化一体化项目,并且强调这些项目分别为当时产能最高、建设期最短、中国最大同类厂房等。

此外,公开资料也显示,在广西钦州、吉林、辽宁等中石油石化项目的重点区域,皆有惠生承包的工程。

作为“金主”的中石油没有亏待惠生工程,其招股说明书显示,2009年、2010年、2011年、2012年上半年,来自中石油及其附属公司的总收益分别约为11.89亿元、39.85亿元、29.42亿元及1.2亿元,占总收益比例分别为63.1%、80.1%、58.4%及14.0%。

前三年的占比均超过50%。吊诡的是,上市前夕中石油收益占比大降,显得非常突兀,而招股说明书并未对此进行解释。

与之相对比的是,同为中国石化行业翘楚的中石化,给惠生工程提供的收入却占比非常之小。2009年到2012年上半年,来自中石化及其附属公司的收入占比分别为9.7%、2.0%、1.1%及1.4%,均不超过10%。

两个行业最大的公司,面对同一个假如真如惠生工程自己所说的这么“优秀”的供应商,却在合作金额上有如此大的差别,让人怀疑是否掺杂公司品质之外的其他因素。

而在风险提示里,公司也承认中石油的占比“相当大”,提示对业务过于依赖中石油的风险,称无法保证中石油会继续将其作为供应商,可能对公司的业务、财务、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事实上,从媒体报道的蒋洁敏今年3月份就被调查的消息来看,惠生最新的公告称“今年头六个月从中石油合约中录得的收益甚微”,这一表态,非但无法撇清与中石油过去的大量经济往来,反而证明了:招股说明书提示的风险已然实际发生。

如此倚重中石油一家央企,是否EPC行业的普遍现象?

招股说明书引用中国勘察设计协会提供的排名显示,该行业在化工领域的前十名中,仅有惠生一家民营企业,排在第八位,其余九家均为国营企业,其中更是有六家是中石油、中石化的附属企业。这六家公司依仗自己的母公司获得项目不足为奇,另外三家非中石油、中石化附属企业的公司,是否和惠生一样依赖于中石油或中石化?

这三家公司都是央企中国化学(601117.SH)的子公司,中国化学没有公布三家公司的客户收入贡献占比,但三家公司获得大的订单后都会发布公告。从近一两年的公告来看,三家公司并没有获得来自中石油、中石化的大订单,而且相比惠生工程,呈现明显的客户多元化特征。

排在第七位的中国天辰工程有限公司公告最多。从2012年发布的公告来看,天辰工程公司近期获得的项目包括与中国神华子公司的17.69亿元合同,与山西兰花科技创业股份签订的20亿元合同、与土耳其Park Holding公司的11亿美元合同。这说明,过于依赖一家央企,并不是这个行业普遍现象。

吊诡的承包途径

有趣的是,作为惠生工程“金主”的中石油,同时也是惠生工程项目分包的最大供应商。

数据显示,2009年到2012年上半年,惠生工程付予中石油附属公司的分包费用分别占同期分包费用总额的66.5%、64.2%、45.8%及16.7%。所占比例同样在上市前夕蹊跷下降,也未进行解释。

对这种将从中石油承包来的项目,反过来再分包给中石油的附属公司的做法,一位在石油行业负责项目管理的相关人士向腾讯财经表示,一般说来,在石油系统里,大多时候都是中石油的项目交予中石油附属的子公司,中石化的交予自己的子公司。但是,由类似惠生工程这样的第三方介入后,再重新转手承包给自己的附属公司,比较少见。当然,“不排除惠生工程确实实力不错,因为中石油中石化在项目承包上也有市场化的改革要求,但是石油系统里,再怎么市场化,靠关系拿项目也不奇怪。”

而惠生工程自己也对这种转手模式进行了解释,称自己挑选分包商的标准包括经验丰富、具备总承包一级资质、相关技术过硬等条件。

但事实上,这些标准并没有严格执行。早在一年多前,一篇名为《中石油“AV女优门”特大丑闻》的帖子称,作为中石油四川石化项目的施工总承包商在进行色谱仪的采购时,选择了资质并非出众却有背景的北京华尔达公司代理的日本岛津公司的产品。相应的,后者将总承包商角色的惠生工程的相关负责人送到日本享受女优服务。

除此之外,惠生工程甚至在招股书中非常“大方”地承认,在挑选分包商的过程当中,项目拥有人(客户)亦可参与,并且,自己会应客户要求,通过竞标选择客户批准及推荐的分包商。

这种“应客户要求”而选择分包对象的模式,正是造成中石油、中石化旗下的项目建筑上资质同级、质量能力上并无明显差异的建筑供应商,获得惠生的分包项目数量存在巨大差异的原因。

数据显示,2009年到2012年上半年,中石化附属公司从惠生工程获得的分包费用占比分别为11.5%、4.5%、12.1%及8.5%,与常年接近或超过50%的中石油占比,不可同日而语。

神秘的华邦嵩

既是资金的最大来源,又是分包资金的最大去向,是谁让惠生工程与中石油关系如此紧密?

随着昨日的一纸公告,让被调查的惠生工程“老大”华邦嵩,正式进入公众视野。

惠生工程的招股书披露,华邦嵩出生于江苏泰州,早年在江苏省兴化市戴南金属丝网厂销售部工作,创办了江苏省兴化市石油化工设备配件厂。1997年,华邦嵩与兄长华邦山共同成立了惠生工程。去年12月,惠生工程在港交所主板上市,华邦嵩持有78.13%的股份,属惠生工程唯一最大股东。上市首日,华邦嵩所持股票市值近90亿元,随后则超过100亿元。

然而,除此之外,华邦嵩的公开资料少得可怜,几乎仅限于一些富豪榜单,例如他被福布斯列在了2013年全球富豪榜的第1175位。多名能源从业人士称自己只闻其名,未见其人,这使得华的身上披上了一层神秘感。

对于富豪榜单,华的一位江苏同乡在社交媒体上吐槽称,虽然上了榜单,但是对于当地人来说,华依旧是个迷——大多人对他能够从中石油赚到这么多钱觉得很好奇,堪称一个神奇。

不过,一位石油行业的相关人士向腾讯财经解释称,华的故事很明显——有“大佬”罩着。这是因为,在石油这样专业的领域里,若非有门路,“长了翅膀也不容易搞到项目”。

为此,曾有外媒报道称,华邦嵩只是个“前台”,在为幕后的真正“大佬”代持股份。8月13日,惠生工程发布公告否认代持一事。

而翻阅惠生工程的发家史,不难发现其最大的转折点在于公司成立后的第8个年头——2005年。

这一年,惠生工程拿到了行业的“超级门票”——化工石油工程施工总承包一级资质证书。资料显示,这一资质需要符合一定的要求,其中就有企业近5年承担过3项以上大型化工石油工程,或单项工程合同额在1.5亿元以上的化工石油工程施工总承包或主体工程承包,以及企业近3年最高年工程结算收入2亿元以上等。

有行业人士对此抱有质疑态度,因为惠生工程官网资料显示,2000年至拿到此资质前的五年里,惠生工程一直未有相关项目。

蹊跷地拿到“超级门票”之后,惠生工程在石化工程项目开始“硕果累累”,跟随中石化一起成长,遍及包括大连、广西等石化重点区域。

让同行羡煞的是,2009年,惠生工程拿到了国内一次性单体投资最大的炼化一体化项目,即中石油四川炼油一体化项目PC(采购和施工管理)总承包商项目,这一单个项目总投资额高达近380亿元。

这让同行们陷入了与公众、媒体相同的好奇:华邦嵩究竟是怎样抢到如此“大馅饼”的?

实际上,这个工程进展缓慢的“大馅饼”已经拉落一批人马。媒体报道称,成都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戴晓明,正因这个项目案发,继而牵连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被查。此外,还有外媒报道称,今年6月23日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的四川省人大原副主任郭永祥也与该项目有关。

半年前,已从四川副省长等高位退居二线,担任四川文联主席的郭永祥,随着梅花奖艺术来到上述项目的基地表演,心情大好的他,乘兴跑到舞台上,演唱了京剧《白毛女》选段。

而郭永祥,因为也从胜利油田起家,并且同样担任过中石油集团高管,被认为与蒋洁敏同属正处于风雨飘摇中的“胜利油田系”。